安徽快三單期計劃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安徽快三單期計劃首頁 >> 淡雅曉荷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曉荷】牽手(散文)

編輯推薦 【曉荷】牽手(散文)


作家:青李子 布衣,237.15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353發外時間:2019-06-15 18:32:17
摘要:我相信有了這次手與手的相牽,我未來的人生旅途將不再孤單、暗淡,而會展現一片四季如春的藍天。   我想即使人們已適應了孤單,在內心深處,也會有一個小小的隱秘角落,希望有一雙溫暖的手可以相牽。

今年5月底受單位推薦,去濟南參加《中邦石化作家協會文學創作培訓班》,同行者共有五位。培訓剛結束,帶隊的主任說不虛此行,他有一個很大的收獲。我和同宿舍的王姐異口同聲地問:“啥收獲?”主任說認識了同房間的同行,并進行了深度交流,受益匪淺。聽到這話,我和王姐又不約而同地說:“咱們倆牽手了,這是我倆最大的收獲!”
   是的,王姐牽起了我的手,是我這次來濟南最大的感動,也是最大的收獲。
   最近一次與人牽手是什么時候的事了,細想想,應該是送女兒出邦留學時,在機場牽手、擁抱,用以告別。女兒的手小,肉乎乎的,像嫩嫩的藕芽,翻過手背,上面有深深的小窩。我喜歡看女兒的手,更喜歡牽女兒的手。牽女兒的手走路,當然是小時候的事了。女兒長大后,一同走路時就不愿我再牽她的手,借口說擺動胳膊費勁。只記得當時把她的小手握在手里,軟軟的,嫩嫩的,細滑綿軟,內心總滋生出一種靠近了彼此的熨貼與撫慰。
   小時候有沒有被牽過手,已沒有印象,想必是沒有。那年代,實行集體大生產,家家戶戶都忙著磨洋工,掙工分,養家糊口,哪會有閑情逸致想著牽手的事?況且,農村人多數有重男輕女思想,咱們那兒尤為嚴重,直至今日不管是在家待客,還是走親串友,女人還是不能上桌與男人一同吃飯。我的上面有姐姐,下面有弟弟,在家里他們都是被呵護、疼愛的對象,唯獨我這個老二,屬于夾心餅干的位置,只擁有干體力活的身份,從未有過被關注被關愛的資格。那時能與我牽手的不是鐮刀鋤頭,就是鐵锨掃把,否則就是柴草莊稼。手上繭子老厚,有時都得用剪子鉸掉才能舒服一些。無論在田間,還是在大街上,偶爾看到小伙伴的手被她母親或奶奶牽在手里,便會定定地站在那兒,怔怔地看著,直到目送人家走遠了,還舍不得收回眼神。待回過神來,一股羨慕之心油然而生,不自覺學人家的樣子,把自己兩只手攥在一起,試著左右或上下悠甩胳膊。哪承想一悠才知道,竟被綁了似的別扭,才不屑地撇一撇嘴,松開手,大甩著胳膊,一溜煙跑掉。
   人在談戀愛時應該是牽手最多的時候。一對戀人,十指相扣,牽手漫步在花前月下,悠悠擺擺,卿卿我我,一定是非常愜意。自己雖非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但因被同單位的同事相中,便匆匆與他們的孝順兒子結婚,沒正經談過什么戀愛。現在人們一朝講到愛情,總會不經意吟誦出“執子之手與子偕老”。熱戀時牽手漫步的情形,我想應該不只是我的猜測和臆想,況且很多電視劇里不都是這么演的么。
   跟王姐相識于去年的職工文學創作研修班。她說那時的我,對其他人、還有一些事總是愛答不理的。多數時候又躲著人似的,從不主動言語,別人問一句答一句,嚶嚶嗡嗡的,讓人聽不清楚。在答話時也多是默默地低著頭,不與人對視,透著拒人于千里除外的冷漠。他們便私下以為我心存孤傲,不屑與他們交流。有時即使想跟我聊聊天,話出口之前,心里也要琢磨一陣子,有時怕碰一個軟釘子,已到嘴唇的話又被生生咽下去。沒想到我給她們的竟是這樣的印象。以此類推,在單位給人的印象也不會好到哪兒去,好在我簡單,并不會想到那么多,否則倒會真真地難過了。
   其實,我哪有資格孤傲,只是長年累月的積累,沉默沉默已成了習慣而已。仔細想想,我倒應是個喜歡跟陌生人打交道的人,但僅限于一面之緣,日后不會再有交集的那種。近二十年的獨處,已不懂得怎樣跟人打交道,尤其不知怎樣與熟人相處。終年守著因病不能說話的家人,為了不讓她感到孤單寂寞,總是想方想法多說話,逗她開心,哄她高興。應該是在家已把話說完了,于是出了家門便有了沉默少語的習慣。二十年來的獨來獨往,已失去與他人交流的欲望,更不會輕易向他人敞開心扉。自以為是個不喜歡故事太多的人,不想結交所謂的友情,也不想說太多的困苦與憂傷。沒有必要讓別人了解自己太透,人生來就是孤獨的,也必將孤苦終老。夜復一夜,日復一日,用冷漠打造一個硬硬的殼,把自己嚴嚴實實地藏在里面,避開身邊一切的人。但自己畢竟還是傖夫俗人,偶爾也會喜歡人多熱鬧,卻又不想全身心投入進去,體會發自內心的歡暢。只是希望借熱鬧制造出一種特殊的靜謐,用人多烘托出獨處的氛圍。倘若有人主動示好,自己只會受寵若驚,手足無措,報答人情的想法便會像一塊石頭,沉沉地壓在自己心頭。
   初見王姐,1米76大個子,愛說愛樂,暗自思忖她定是一個粗粗拉拉的人。誰知一段時間的相處,發現她竟是一位既平易近人又心思縝密之人,與她高高大大的外形形成鮮明對比。這次身在外地,與她共處一室,交流難免多了起來。一個話題,一句爭論,不用面紅耳赤,便會彼此心照不宣。一天晚上正在閑聊,不知哪句話觸動了她,王姐竟伸出手來牽住了我的手。
   王姐牽住我手的那一瞬,我不由得愣了一下,抬頭看看她,樂瞇瞇的,除了關切,并沒摻雜其它外情。抽出手的想法還未萌天生型,便被一股結結實實的溫暖融化,任她牽著,未舍得抽出。在牽手的那一瞬,不知為什么突然想到老舍《濟南的冬天》里一段文字:“小山整把濟南圍了個圈兒,只有北邊缺著點口兒。這一圈小山在冬天特別可愛,好像是把濟南放在一個小搖籃里,它們安靜不動地低聲地說:“你們放心吧,這兒準保暖和。”王姐的手掌很大,就像圍了個圈的小山,她的手心就是那個小搖籃,我的手輕輕地躺在里邊。
   躺在小搖籃里邊的雙手,躲過了冷雨后的涼風,好溫暖。
   突然,今年年初發生的一件事,浮現在眼前,且歷歷在目。
   那是2月14日,一大早就下起了今年北京的第一場雪。只見天地之間白茫茫一片,雪花紛紛揚揚從天上飄落下來,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帳篷,大地立即變得銀裝素裹。因為一位剛調進咱們處室同事的禮保問題,急需到社保中心去一趟。我打起傘,一步一滑走在路上。突然,看到前面的人行道上坐著一個人,身邊還有一人蹲著在說著什么。顧不得腳下,我趔趔趄趄跑上前去。蹲著的人原來是王姐!
   老太太渾身沾滿了雪,周邊雪地上斑駁一片,一坑一眼的污穢,不遠方躺著一個不銹鋼飯盒,蓋子和盒身已分置兩處。再看老太太,雪白的頭發凌亂,粘滿了雪花,嶙峋的雙手已破了皮,在滲血。王姐蹲著身子,左手握著老太太的手,右手拿著自己的手絹在慢慢擦試,一下一下,那么輕,那么柔,握在手里的似乎是一碰就碎的寶貝。擦干凈一只,再擦另一只,待兩只手都擦拭干凈,她雙手伸出去,把一雙老手緊緊地握在手心里,一邊捂著,一邊用嘴呵著熱氣。然后等老太太心神安定,才慢慢扶老太太起來,撿起摔在一邊的飯盒,一只胳膊架著老太太的咯吱窩,另一只大手緊緊握著老太太的手,一步一挪慢慢向醫院走去。事后我才知道,老太太的老伴兒生病住院,孩子們都遠在邦外,她想送熱乎乎的早飯給老伴兒吃。在去醫院的路上,不小心一腳滑倒了。
   在這次培訓中,王姐融化掉我心中筑牢的竹籬,牽起溫暖我精神的雙手。由于主任的推薦,愛好文學的手也被緊緊牽住,這讓我很是感動。我相信有了這次手與手的相牽,我未來的人生旅途將不再孤單、暗淡,而會展現一片四季如春的藍天。
   我想即使人們已適應了孤單,在內心深處,也會有一個小小的隱秘角落,希望有一雙溫暖的手可以相牽。

共 2795 字 1 頁 首頁1
轉到
【編者按】相惜以默,人生就像蓮花,賞者自來。芬芳馥郁,人生幾時何處不相逢,牽手來之不易。本文以牽手為標題,立意深刻,實質溫暖給人以滿滿的正能量。本文通過去濟南參加《中邦石化作家協會文學創作培訓班》和王姐同行并得到王姐助助,并通過以幾個事例寫出王姐的樂意助人,人間最溫暖的愛。文章敘述不急不緩,這里有親情有同事間的互敬互愛,更有一種人間真情助助!并通過幾個事例,展示了人間的大愛!非常溫暖讓人感動的一篇佳作。感謝作家優秀佳作,推薦共賞!【編輯:聆雨】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聆雨        2019-06-15 18:34:40
  感謝老師帶來精彩佳作,期待人生中知己能相遇多幾個。
回復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青李子        2019-06-16 06:04:19
  望四海皆兄弟姐妹也!敞開心扉,真誠待人,非常感謝!恭祝順安!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聆雨        2019-06-15 18:35:19
  祝創作愉快,生活美美滿滿。
回復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青李子        2019-06-16 06:05:00
  感謝感謝!幸福吉祥!
共 2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